首先是要做好家居环境的防蚊灭蚊

  • 在农林街,现场一共有19个背负式超低容量灭蚊机、3个烟雾机和2个较大的车载式超低容量喷杀机,出动18个应急消杀人员。农林街消毒站负责人何小姐告诉记者,车载式超低容量喷杀机和背负式超低容量灭蚊机的用药都是多飞克,而烟雾机使用的是烟雾剂,“多飞克对人体的影响较小,使用时注重微量使用,广州是全国仅有的几个使用多飞克的城市。”

    各收治医院也被要求做好感染的防控措施,登革热患者要单独病房收治,不得与其他病人混住,病房、病区要安装纱门、纱窗,一旦出现院内疫情暴发,将按规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。病情较重的患者需输血小板治疗,市卫生局要求广州血液中心克服困难保障血小板供给。

    在明确防控目标任务时,广州、佛山、中山、江门、珠海等市被要求按照会议具体部署,千方百计控制疫情蔓延势头;有零散病例发生的地区要想方设法防止疫情暴发;防止学校、幼儿园和工厂等人群集聚的重点地区出现疫情暴发点;尽量减少重症和死亡病例。

    但防蚊仅是“治标”,“治本”还要靠灭蚊。广东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、传染病防治所所长何剑峰分析,目前疫情一直未得到有效遏制,全省防控最大问题就是蚊媒的密度降不下来,“登革热最大的特点是由伊蚊叮咬传播,可以说无蚊就无登革热。近两周,省疾控持续抽样监测全省142个点,结果只有44个点的布雷图指数低于5,这意味着全省超过2/3的地区处于登革热‘可流行’状态”。

    在昨日的灭蚊行动中,市城管委爱卫办组织全市800名消毒员开展全市性灭蚊统一行动。越秀区组建一支18人的区应急消杀队伍,对东山街、农林街、梅花村街、大东街的登革热疫点周边开展一场灭杀成蚊的大会战行动。

    “从病情来说,民众不用对登革热过分恐慌,目前本省病例虽多,但绝大部分是轻症。截至2014年9月23日零时,全省病例6600多例,重症仅占98例。不过,需要提醒的是,轻症患者也绝不可掉以轻心,不早诊早治,任其发展,可导致红细胞、血小板急剧下降,导致出血症状,万一叠加基础病,容易迅速恶化为出血热。及时就诊才可避免转成重症,尤其是四大重点人群。”何剑峰说。

    市林业和园林局昨日也对全市各大公园开展统一灭蚊行动。在中山纪念堂,消杀队对园内的绿化、卫生死角重点消杀,喷洒药物。在越秀公园,喷洒工作同样有序进行,在五羊雕塑周围,消杀队重点进行了消杀清理。“这一带人流较为密集,我们会重点清理,不留死角,确保游客游园安全和环境卫生保洁。”公园负责人说。

    广州市疾控中心介绍,鉴于目前疫情形势,一旦患者确诊,都建议最好住院隔离。但由于登革热是乙类传染病,不能强制隔离,对于不住院的轻症患者来说,需要注意做好居家隔离,避免登革热病毒可能通过蚊子叮咬又造成传播。

    首先是要做好家居环境的防蚊灭蚊。可采取市售杀虫剂对居家室内外环境进行灭蚊,要查看家里有无蚊媒孳生地、蚊子长在水中,比如是否种养富贵竹、万年青等水生植物,阳台、天台、房前屋后是否有闲置的积水容器,花盆托盘等,如有应该及时进行清理。睡觉一定要使用蚊帐,家里可通过安装防蚊纱门纱窗加强防蚊。

   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强烈呼吁市民,近期一旦发现高热、头疼、眼眶或肌肉关节痛、颜面潮红、四肢皮疹等症状,尽快到就近的二级以上有感染科医院就诊。登革热目前没有治疗的特效药,市民需要警惕,但无需恐慌,因为登革热是一种自限性疾病,如果没有严重合并症,只需要进行退热等对症治疗,一两周就能康复,轻症从防控疫情角度也建议住院,如不住院则要做好居家隔离。数据显示,广州登革热疫情重症率约为1%,全国登革热死亡率在万分之三。

    有居民反映,领到的灭蚊片灭蚊效果却不理想。何剑峰提醒,主要是因为使用的时间不对。“花斑蚊”即伊蚊出没频繁时段是上午7~9时、下午4时到黄昏,而居民灭蚊多数是上班后,或晚间出外时段,错开了。

    本报讯 (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粤卫信)登革热疫情愈加严峻,广东省政府决定成立登革热防控领导小组,组织领导防控工作。9月24日,副省长林少春主持召开全省登革热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,贯彻落实省委主要领导同志关于登革热防控工作的指示精神,研判疫情形势,部署防控工作,集中和动员各方面力量,全力打好登革热防控工作攻坚战,确保人民群众身体健康。

    他介绍,从防控来看,防疫人员外环境灭蚊,确实需要家居内环境灭蚊配合。伊蚊喜欢的不是下水道、臭水沟等脏水,而是清水,比如轮胎内侧、花盆、废弃罐子等小积水,还有家居里的水缸、盆养莲花、水养万年青等等,小积水滋生的伊蚊,活动范围在500米范围内,“其实不少病例都是自己家里养蚊咬自己而感染。最实际的家居灭蚊,首先是3~5天刷洗水缸、换水一次,并翻盆倒罐,清除花盆、废弃罐子等容器的积水,避免蚊虫孳生;将水培植物换成土培,如果无法换水,建议申请灭蚊缓释剂,15天至1个月可灭杀蚊卵。”

    社区要及时清除绿化带、卫生死角中的废弃物。学校、托幼机构要注意生物园、菜园地面的落叶、杂草、废弃物,“没有积水就没有蚊子,没有蚊子就没有登革热。”

    一旦一个地区的防蚊灭蚊工作落到实处,经过两三个星期登革热发病数就会得到遏制。如今年疫情初起时出现几起聚集性病例的南沙区,疫情控制已初显成效,疫情趋缓,目前新增病例均已是散发。

    为应对疫情,广州市卫生部门指定了84家开设感染科的二级以上医院,作为今年登革热病例的收治医院,要求各医疗卫生单位高度重视登革热的防控工作,加强对医务人员的培训,组织专家对疫情进行全面研判,提出防控对策,规范重症病例的会诊、转诊、专家派出制度等等。

    患病期间尽量不要外出,休息要注意驱蚊,发热可采用冰敷等物理降温的方式,避免使用阿司匹林、安乃近等药物进行降温,避免引发出血。居家隔离期间应多休息、注意营养、多喝水、食用富含维生素的果汁等,增强身体抵抗力。一旦发热持续三天未退,出现出血、皮疹和病情加重等表现,说明有发展成重症的可能,应尽快到医院就诊。家人应做好防护,使用驱蚊剂,尽量穿长袖衣裤,防止蚊虫叮咬,一旦出现发热要及时就诊。

    按照部署,全省要集中开展清理积水灭蚊行动。广州、佛山、中山、江门、珠海5市在国庆节前至少开展2~3次统一灭蚊行动,其他地市至少开展1次统一灭蚊行动。此外,全省要切实做好病患救治工作,坚持早发现、早报告、早诊断、早治疗。对重症病人要集中救治,组织专家有针对性地制订治疗方案,尽量减少死亡病例发生。

    灭蚊消杀队队长黎华伦说,灭蚊消杀队的装备较多,而且都是有针对性的专业装备,“其中消杀队员主要手持灭蚊烟雾枪,对付下水道、树林的蚊虫。”除了队员的人工消杀,还有消杀车载着喷雾机沿路喷洒。在越秀区北京街,灭蚊工作也成为了街道的头等大事。灭蚊人员3到5人一组,带着便携“灭蚊枪”和较大型的“灭蚊炮”进入各个社区进行统一灭蚊。

    登革热没有针对性的疫苗,但完全可以通过防蚊灭蚊,来截断其传播途径,达到预防的目的。登革热在广州主要通过白纹伊蚊传播,预防登革热,从个人的角度来说,最关键有效的就是避免被蚊子叮咬。白纹伊蚊喜欢在日间活动,因此白天市民外出时,也别忘通过穿着长袖衣裤、涂抹蚊怕水来防蚊。近期广州每天公布市内的蚊媒监测数据,若身处或者前往蚊患超标的地点也要多做准备工夫。

    本报讯 (记者全杰 通讯员陈舒娜、成广伟)广州持续开展灭蚊行动以应对登革热疫情。昨日下午,全市各区、各部门统一开展灭蚊大行动,其中,4时至6时为各单位统一灭蚊时间,晚上7时至8时居民住户统一灭蚊。行动中,居委会工作人员也会上门向居民派发灭蚊药物,让居民加强灭蚊。同时,教育部门也发动广大学生,利用新学期开学的契机加大灭蚊力度。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昨日也对全市各大公园进行了消杀。根据省政府、市政府关于全面动员广大群众共同开展灭蚊行动的工作部署,市爱卫会决定还会在9月28日和10月8日下午开展2次全市灭蚊统一行动。

    登革热疫情告急,广州大部分街道都已经行动起来积极灭蚊,部分街道更是加大灭蚊投入,番禺区沙湾镇已追加了10多万元经费用于灭蚊,同时还添置了设备,并专门成立专业的“灭蚊消杀队”,每天都穿梭大街小巷,对付蚊虫。

    会议指出,当前,我省登革热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,防控工作十分艰巨繁重。鉴于当前防控形势,按照省委要求,省政府决定成立登革热防控领导小组,组织领导全省登革热防控工作。疫情较为严重的广州、佛山、中山、江门、珠海5市相应成立登革热防控领导小组,进一步强化防控工作。

    广州已经出现的两名死亡患者均为高龄、有基础病,重症患者中也以老人、有基础病患者为多。老年人、孕妇、婴幼儿、肥胖人群,以及呼吸道疾病、肾功能不全、肝硬化等慢性疾病患者,出现登革热疑似症状应该尽快就医治疗。